麦子熟了
作者:屈兰峰    时间:2019-06-22    点击量:271    
分享到:

      又到了小麦成熟的季节,心中十分挂念家中麦子是否收了,担心爸爸一人收麦子太累,于是急切的赶回家中。到家后得知由于刚下过雨,要等两天地干了才能收。还好赶上了,要不然老爸一人又要受累了。

 

      一大早,父亲打电话让赶紧回家收麦子。于是我和弟弟急急忙忙往家赶,紧赶慢赶到家后,就看见院子堆成小山的麦子,心想“糟糕已经收完了”。这时老爸很不高兴的说“你们再晚点,我就干完了,叫你们回来有什么用”。我急忙跑过去抢过老爸手里的农具,陪着笑脸说道“爸,你去休息会吧,剩下的活我们来干”。老爸阴着脸吩咐道:把麦子摊开,摊匀一点、薄一点,院子放不下就往大门外摊。转身回屋休息去了。我和弟弟相视一笑就开始干活。在老爸时不时出来监督和指导下,经过一个多小时的奋战,终于把麦子均匀的摊开。接下来就希望老天爷开眼,这两天千万别下雨,好让麦子尽快晒干。

      在进屋喝水时,老爸又交代一项任务,就是看着麦子。不要被家畜踩踏、麻雀偷吃。于是我就端着水杯坐在大门口的门墩石上看着。看着看着,不由得想起小时候家里收麦子的情形。那时候家里人多、地也多。有大伯家、三叔家、还有姑姑家一起收麦子。谁家麦子熟的早就先帮谁家收。那时没有现在的大型收割机,只有小型的割倒机。先用割倒机把麦子割倒,再用拖拉机拉到打谷场。有些小片地割倒机进不去,就只能用镰刀割,然后用架子车往回拉,可辛苦了。麦子拉倒打谷场后就开始下一步“摊场”。就是把麦子平铺开来暴晒。“摊场”一般都是8点多开始。我们孩子的主要任务是用麦钩从大麦垛上把麦子勾下来拉到打谷场周围。大人们用铁叉再把麦子摊开、摊平。完了以后就回家吃饭休息。下午3点多,是一天当中最热的时候。麦子也晒得差不多了,大人们就要进行下一项“翻场”。就是把下面的麦子翻到上面,好让麦子能晒透。完了以后大人们就在屋里喝茶、聊天,等着麦子晒干。当时我就发现姑父总是拿着一瓶啤酒,上到我家房上,找一块阴凉地坐着,喝着啤酒,时不时的抬头看看北方的天空。当时我就想,“姑父喝酒咋老是去房顶呢?难道是怕有人抢他的酒喝吗”。多年以后我才从妈妈口中得知为什么姑父老是在房顶喝酒。那是因为一到收麦子的时候暴雨就非常多,暴雨来的急、又下的很大,而且暴雨多是下午才下,那时打谷场正晒着麦子,等到雨点下来,根本就来不及收麦子,只能眼睁睁看着麦子被暴雨淋湿,一点办法都没有。姑父坐在房顶(由于我们村地势低,只能站高点)时不时望向北方,就是为了及时发现乌云,当看到黑压压的乌云从北方滚滚而来,家里人全部出动,赶到打谷场把麦子卷到一块,堆成麦垛。减少受雨面积,等天晴了也好处理。

 

      那时要是家里忙完了,又恰好赶上下暴雨,我就会坐在大门口,看着邻居的叔叔、婶婶、大哥、大姐们手拿扫把、肩扛铁叉、胳肢窝还夹着口袋,火急火燎的跑向打谷场抢收麦子,看着他们着急忙慌的样子,脸上忍不住漏出幸灾乐祸的笑容。那时肯定没人注意我,要不然我早就挨揍了!这时,一声“吃饭了”打断了我的飘向远方的思绪,只能意犹未尽的摇摇头回屋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