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城生产中心何娟娟:母 亲
作者:何娟娟    时间:2018-11-01    点击量:541    
分享到:

又是一年中秋国庆团聚的美好年份。大街小巷人流如织,花团锦簇,姹紫嫣红,到处洋溢着浓浓的节日气氛。同事们津津有味的聊着去哪旅游最过瘾,去哪吃最爽口,而我的心头被一种莫名的力气往下拽。

2004年也是中秋撞上国庆的一年,母亲要做手术因营养不足需住院打半个月营养吊瓶,在县城上高中的我晚自习结束后才能陪着母亲在县城的街上逛逛。母亲的病情严重,不知道手术结果怎样,我也没有心思观赏皓月当空的美景和霓虹灯的绚烂。

母亲九岁时,外(wei)爷因“二月革命”事件,以各种缘由被枪决,两年后外(wei)婆也因病去世。母亲的至亲要奔前程决然和她们划清了界限,永不往来。当年,大姨只有十八岁,小姨年仅七岁。在靠挣工分过活的年代,家里没有一个男丁,她们常常因为吃不饱挨饿,走在村子里有人在后面追着喊反革命的后代,反革命的后代……我尽可能的发挥最大的想象力也无从感知母亲经历的恐惧、无助、绝望和世人的冷眼。

04年的下半年,只要我从学校回来,母亲让我给她揉肚子,鼓鼓的肚子能听见咕咚咕咚的水声,母亲黑青干和浮肿的身体让我很害怕。在母亲实在疼的受不了的时候去医院做了检查。到现在我还清晰的记得医院检查结果出来的那一天。天下着中雨,有些冷,母亲给自己买了一个红色的中袖套在短袖上面,撑着伞回来了,母亲笑着给我说着话(只有在肚子不疼是母亲才露出难得的笑容),母亲不识字,我焦急而紧张的要了检查结果,当看到肝硬化腹水几个字我如晴天霹雳。前几年我们村一个婶就是因为这病去世。难道母亲也要像那个婶一样离开她的孩子吗?我给小姨打电话说了母亲的病情,小姨哭了,因为外(wei)婆也是因为这病去世的。那段时间,死神如影行随的时刻提醒着我他要带走母亲的这一事实。我看着母亲说话的神情,睡觉的样子,走路的背影,不止一遍遍的问自己我能离的开母亲吗?除了默默的流着那无用的泪水,我无能为力!我不止一次的祈求老天把我活在这世上的寿命分给母亲一半,让我和母亲一起离开这个世界。老天保佑,经历了六个多小时的手术,在医院住了小半年,母亲终于回家了。

十年一轮回,2014年,正月初九的晚上,母亲胃不舒服去村上的小诊所打吊瓶,诊所的大夫打电话让我尽快去一趟。我立刻奔向诊所,躺在床上的痛苦的呻吟着,湿漉的头发胡乱的贴在她的头上,眉毛拧作一团,眼睛几乎要从眼眶里凸出来,掀开被子时,母亲肚子胀的比腰还粗,摁都摁不动。送母亲去医院的路是那样长,只走不到。到了医院急救室母亲一口口的往出吐,医护人员给母亲做着各种检查,看着被疼痛折磨的不成样子的母亲,我的心像被刀扎一样,,恨不能替母亲受这份罪。母亲示意我过去用微弱的声音叮咛我说:“我在不行了,就草草一埋”。医院立即给母亲做了手术,在出院的前一天早晨我扶着母亲在医院活动,高兴的聊着回家的事,可是在当天晚上母亲却高烧到39℃。第二天早晨换药时,手术伤口不仅没有愈合,反而流出了不明稠色液体。医院开了紧急会议后通知我们转院,主治大夫一再叮咛随行医生时刻注意母亲的生命体征。在开往西安的车上没人说一句话,只能听见旁边呼啸而过的车声。望着躺在救护车上的母亲,心想着只要到了西安就能治好母亲的病。

终于到了医院,母亲被安排在重症监护室,父亲有事回一趟家,剩下了我和弟弟,主治大夫问家里谁拿事,我指着站在大夫面前的弟弟和我,他凝视了我们几秒钟欲言又止。母亲因为急性腹膜炎每天晚上高烧不退,前一天的药还没有输完又换上了第二天新药接着输。第四天的下午医生让我在病危通知单上签字,我麻木的签上了自己的名字,故作轻松的走进病房,看着趴在病床扶栏上的弟弟擦着流不完的泪已泣不成声,母亲睁大眼睛用微弱的气力安慰着她的儿子。我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笑着给弟弟说:“哭啥哩,妈的病能看好。”自己唯有在水房洗衣服时才允许流泪。过了四五天,母亲的病情终于稳定下来,我问母亲:“你这辈子为什么要遭这么多罪呢?”母亲虚弱的声音说:“我遭的罪多了,我的孩子受的罪就能少一些。”母亲在重症监护室住了二十天后,终于不在高烧,医院通知我们出院,让母亲回家将息大半年再做一次修补手术就能恢复到以前了。母亲住院时还是天寒地坼,回来的路上已有了早春的景色,杨柳吐出了嫩芽,早开的花儿露出了红红的笑脸。

每逢大年初一我们都要去自己的本家给长辈拜年,记得小时候一家大妈发压岁钱时给我和弟弟是五毛钱,避开我们给他们家亲弟的娃一块钱,出门后我们几个孩子就比谁的压岁钱能多些,年年如此。有一年我就立刻跑回家告诉母亲给她家孩子每人也发五毛钱,母亲只是笑笑,依然给他们家孩子每人一块。那时我还埋怨过母亲。之后每逢过年再也不去大妈家了。随着年龄的增长,当我看到他人以不公待我们,而母亲却没有以同样的方式回应,我以自认为聪明的逻辑和华丽的辞藻顶的母亲哑口无言。母亲就会说:“喝了一点墨水还给我讲起大道理。”母爱像江海一样深广,包容着我的倔强、偏执、不懂事……后来我也理解这些事中间的道理,母亲教给我的宽宏大量和厚道为人让我的人生获益匪浅。

每次回到家里看到母亲单薄的身体,瘦削的脸庞,又多出的几根白发,还有那看到女儿回家时满足的眼神,舒展的笑容,百般滋味涌上心头。我常常感激上苍让母亲活了下来,给了我回家喊一声妈有人应的机会,让我知道了自己是一个有家的孩子。母爱是我永远也飞不出的天空,在夜深人静时,想到与母亲过往的种种总是潸然泪下,常常为自己做得不够多不够好还不足以报答母亲的生身养育之恩而心怀愧疚。养儿方知父母恩。妈,如果有来生,您来做女儿,我来做母亲。